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信息 >> 教学动态
为人师者,用心至深——采访希德书院优秀导师叶兴南
发表时间:2017-07-11 阅读次数:813次

        采访丨王越凡、张琪

执笔丨张琪、王越凡

 

        为一名成就斐然的环境科学系专家,叶兴南老师在学术上取得了诸多硕果。但谈及自己至今最自豪的事业,叶老师的回答却是教书育人。就读于复旦、做中学教师、担任大学导师,叶老师的生活始终与学生相伴,引导学生在学术和人生的道路上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用心,这是叶老师始终尊崇的教学理念。“只要用心教学,那么老师就自然会精心策划教案、组织课堂,也自然会注重与学生的互动、将内容讲得深入浅出。”叶老师这一教学理念来自一位对他影响深远的人,他的博士生导师——高滋教授。“无论做什么事,高老师都容不得丝毫马虎。”叶老师的眼神望向前方,仿佛重新回到了校园时代,导师的训诫犹在眼前,“我天性大大咧咧,做科研时难免犯错。而每次犯错,高老师都会严厉地教育我。记得有一次受训后回家,我只觉得天旋地转,竟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很远,才意识到自己走错了。

 

        叶兴南老师

 

        回忆起当年的故事,叶老师不好意思地笑笑,继而正色道:“虽然高老师非常严厉,但她是对事不对人。每次教训学生之后,她都会语重心长地告诉学生正确的做法。正是因为她发自内心地深爱着每一个学生,所以才不能容忍学生在学术研究上的任何缺点。”在高老师的影响下,叶老师深受其益。虽然他坦言自己有时也会对学生产生恨铁不成钢的痛心之感,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们,而是考虑如何帮助学生解决问题,并时时反思自己的教学方法。

        也正是出于对学生的关爱,当面对教学与科研的冲突时,叶老师非常坚定地选择了前者:“我首先是个教师,然后才是个教授。”在叶老师看来,做科研的目的之一就是更好地教学。只有以科研成果为支撑,老师对知识的理解才能更深入和完善,才能教授给学生日久弥新的成果,而非机械重复书本内容。”

        作为书院导师,叶老师认为第二课堂重在引导和激发学生的兴趣。“怎样的授课方式最适合自己的学生”这一问题困扰了叶老师很久,也使他走了不少弯路。起初,叶老师采用了讨论课的形式,但很多同学后来只是敷衍了事;接着,他尝试带领学生做课外调研,可依然收效甚微。最后,叶老师尝试着在讨论课和课外调研的基础上,辅以微信课堂的形式。没想到,同学们对微信课堂的反响非常热烈,经常在群内主动发起对当今各种环境问题的讨论。“如此,我终于实现了教学的初衷——不是让学生掌握大量的环境知识,而是在他们的意识里种下一颗环保的种子。”叶老师欣慰地说。

        为了让环保理念更加深入人心,同时让理工科的学生具备人文关怀,培养他们成为具有综合能力的领袖型人才,叶老师还举办过一次读书会,带领学生共读被誉为“环境界达尔文进化论”的《寂静的春天》一书。在与学生的讨论过程中,叶老师注意到了从书本学习知识的片面性。比如,《寂静的春天》中谈到了农药污染问题,同学们在阅读后便对农药产生了高度一致的贬低与排斥情绪,并将农药污染问题归结到了主观人为因素上。对此,叶老师没有直接点评学生的观点,而是建议他们亲身考察上海郊区的农田,交通和住宿费用均由书院承担。这番实地调研,促使学生们主动向当地农民了解了农药使用的问题,也从现实角度,了解到农药的毒性已越来越小,也理解了中国现阶段农业生产之所以无法完全脱离农药的原因。自此,读书会的成员开始结合书本和实践,辩证地看待农药问题及其他环境问题。

        结合担任书院导师的经验,叶老师认为,大一新生面对的最大困难是角色的转换与定位。转换角色,对于部分外地同学,特别是农村中学来的同学而言,或许较为困难。进入大学,他们突然接触到了没有家长、班主任监督的广阔的自由,因而容易产生补偿心理,以至于沉迷到智能手机和电脑游戏之中。至于角色转换,叶老师分析道,大学里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有的学生在中学时期就参加过竞赛,有的学生则没有。而由于高中竞赛的内容包含了部分大学课程,这就意味着那些参加过竞赛的同学已经提前学习了部分大学课程,从而能够在大学课堂上,学得更快、考得更好,以至于使没有竞赛经历的同学对自己的学习能力产生了质疑。“我希望同学们知道,每个考入复旦的同学都是非常聪明的,只是大家入学前的基础不太一样。这种差异不是先天的,而是可以通过后天学习改变的。”叶老师说,“同学们应该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既不自卑,也不自傲,成功完成角色的转换。”

        为了使书院导师制度更好地发挥作用,叶老师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第一是在导师中增加知名教授的比例。叶老师认为,知名教授能够自然产生对学生的吸引力、号召力和影响力,因此如果提高书院导师中知名教授的比例,那么学生们将更加主动地参与到师生互动中来。

        第二是希望学校适量增加导师经费。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现阶段,导师和学生面对面的交流方式较为单一,花钱的以书院组织的师生共膳等活动为主。叶老师希望,书院能够提供足够的经费,来支持小组化、个性化的活动,如一位导师,依照所带的十几位学生的兴趣,开展多个不同类型的小型活动,以提高每个学生在活动中的参与度。

        第三是希望大二到大四的寝室导师从由院系管理,转为由书院管理。因为相较于书院,院系对导师工作的关注较低,导致寝室导师和学生沟通甚少。“在校园中,书院导师就是孩子们的父亲。作为父亲,我们应给他们安全感,为他们指明人生方向,并在他们遇到困难时,成为他们坚强的后盾。”叶老师真诚地说。

版权所有 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 技术支持:维程计算机    地址:上海市邯郸路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