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解放日报》:愿每个人都来守护这片蓝天
发表时间:2014-03-05 阅读次数:2335次
        新年长假,邯郸路上复旦大学第四教学楼楼顶4平方米的小隔间中,十多台精密仪器密密挨着,24小时运转不歇——PM2.5、PM1.0、PM10在线监测仪,激光雷达,气溶胶采集器……以每五分钟一次的频率刷新数据。16种离子,33种化学元素,数十种有机化合物颗粒悬浮物状况……一目了然,宛如“城市之眼”,长久守望天空。
        庄国顺,这位与“雾霾”、“气溶胶”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多年来几乎每天都要带着学生爬上几十级楼梯,到这里分析跟踪数据,探寻城市空气污染形成原因。
        这几天,年近七旬的他,却没能来。
        他病了。年前赶赴厦门参加气溶胶研究会议,连日奔波,刚回来就发了高烧。病卧在床,他依然牵挂着上海空气质量,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是“初三重度污染,跟燃放烟花有一定关系,既有本地污染,也有周边传输的来源。”
        去不了监测站,庄国顺的办公室转移到南汇家中的卧室。或许是因为过年,他穿上了鲜红色毛衣,靠着床头戴上眼镜,一页页翻看着学生收集的最新数据,与历年来的数据作比较。近几年他带领课题组,通过采集设置在上海和全国各个典型地区十多个监测点的大气颗粒样品进行分析研究,而当前最紧要的任务,是寻找2013年1月和12月发生的持续一周以上的大范围高浓度雾霾的原因。他说,想用详实数据和更加严谨的分析、更加通俗易懂的语言写出科学论文和科普文章,“这是每天都要做的事情,每天的功课,一天都不能停,除非我倒下”。
        这些年,雾霾渐成社会热议焦点。每到空气污染严重时,他除了为政府有关部门提供建议外,也是许多媒体第一时间请教的专家。老先生在繁忙的研究工作之余,每一次都是耐心解答。他总说,空气质量与每个人休戚相关,让更多人了解情况、了解相关科学知识,自己一定要多说些、大声说。
        “你还发着烧,少讲几句吧。”身边的家里人提醒着,埋怨着。“我知道,我知道”,头发已显灰白的老人停下来歇一歇,继续说,“我想就当前严重雾霾的成因和如何治霾多说几句话。为何会出现集中暴发?这是因为从京津冀到长三角再到珠三角地区,中国整个中东部地区的空气污染几乎达到了 ‘临界状态’,一旦有‘静风天气、高相对湿度’等外部条件触发,雾霾很可能‘卷土重来’。从长远来讲,解决雾霾的根本措施是调整能源结构和合理的城市发展规划;从短期来讲,目前控制汽车尾气排放质量和数量,是最可行又最能取得成效的措施之一。”
        “从源头上控制PM2.5排放,已经非常急迫了”,老先生说话气有些急。在他看来,如今虽然越来越多人意识到雾霾的严重性,可依然“说归说、做归做”,还有些地方盲目制定降霾指标、立军令状。这些“运动式”、“命令式”做法,不符合科学规律。当被问及对于治理雾霾前景是否有信心时,庄教授沉吟片刻,说出四个字:谨慎乐观。
        2014年,庄国顺的新年心愿与往年一般无二:愿每一个人,都真正参与到守护这片蓝天的事业中。
        画外音
        面对病中老人,不由想起五年前第一次走进他的办公室:自来水槽边牙刷牙杯、洗洁精、抹布排好队,沿墙一溜依次是拖鞋、核桃粉包装袋、吃空的点心盒……因为研究工作忙,他几乎以办公室为家。
         当雾霾成为笼罩在人们心头的阴云时,许多人正和庄国顺一起,奋斗在研究雾霾、治理雾霾的最前线。长三角城市正联手推进区域环境治理。今年起,上海将淘汰未达相关排放标准的黄标车7万辆,后年争取全面完成淘汰任务……
        建设美丽中国,任重道远,路在脚下。
 
《解放日报》记者彭德倩
 
版权所有 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 技术支持:维程计算机    地址:上海市邯郸路220号